产品中心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国内互联网公司东南亚“跑马圈地”

时间:2019-04-04 10:44 作者:admin 点击:

    国内互联网公司东南亚“跑马圈地”东南亚电商市场的潜力正受到越来越多国内互联网巨头的关注。2018年阿里巴巴集团对Lazada的投资额总计已达40亿美元。其中,2016年投资10亿美元收购Lazada 51%股份,2017年投资10亿美元增持其股权至83%。2018年3月,阿里巴巴又再追加20亿美元投资。
  阿里巴巴CEO张勇曾表示:“东南亚电商市场仍未得到充分开发,我们认为未来将有很大的上升空间。通过Lazada,我们将继续投入资源,在东南亚地区开展工作,把握增长机会。”
  除了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之外,国内巨头瞄准东南亚的还有腾讯与京东。包括SEA、Lazada在内的东南亚大多数科技公司,还没有走到盈利的阶段。公开财报显示,2018年,Shopee净亏损同比增长近1倍,达到9.61亿美元。
  在不愿具名的电商领域分析师看来,国内互联网巨头把亏损圈地的模式从国内市场带到了东南亚,就是为了圈到更广阔的领地。可以预见,在中国资本的加持下,东南亚电商市场未来几年将加速洗牌。
  与京东等在东南亚复制国内商业模式不一样的是,“Lazada可以借鉴阿里在中国市场20年的成功经验,但又不只是单纯复制淘宝、天猫,而是基于这一年轻又快速变动的市场,不断进行创新。在这里我们就不会严格划分品牌和小卖家的界限,因为这个市场整体规模都比较小。”Lazada集团联合总裁印井总结到。
  在东南亚发展电商业务的挑战在于差异化巨大。“东南亚说起来是一体,其实是六个国家。只有新加坡是发达国家,剩下的都是发展中国家,人文、宗教、信仰、语言差异都很大,这对他们的购物习惯也造成了影响。”印井告诉记者,在中国,设计师的一款产品可以卖向全国各地。但在东南亚,同样设计的产品需要变更多种样式,至少要得转换成四种语言,才能适应不同国家需求。
  印井说,东南亚的人口红利还远没有到头,只是刚刚才开始。Lazada集团将借助阿里巴巴的技术力量和解决方案,为更多的中小商家提供工具和产品。 全面总结2018年中央企业电子商务业务发展情况,指出电子商务已成为服务央企主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在电商化采购、社会化服务、精准扶贫、助力“一带一路”发展方面示范带动作用突出。国务院国资委、工信部、国家信息中心、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及央企电商联盟成员单位有关负责人参会。
  报告指出,2018年,数字经济引领我国电子商务稳步增长,电子商务交易额达31.63万亿元,网上零售额达9.01万亿元,我国稳居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活力的电子商务市场地位。中央企业电子商务发展迅速,交易规模不断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不断增强,特别是央企电商联盟的成立,在央企电商业务协同、资源共享、模式创新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央企业电子商务的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已成为服务央企主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在电商化采购、社会化服务、电商精准扶贫、助力“一带一路”发展方面发挥了巨大的示范带动作用。
  报告指出,当前,数字经济时代加快到来,产业互联网强势崛起, 2018年我国电子商务B2B平台服务营收规模为819亿元人民币。其中,规模以上B2B交易平台营收规模474亿元左右,中小企业B2B平台服务营收规模稳步增长,达到345亿元。B2B电子商务成为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化的切入点。在此背景下,中央企业电子商务一端链接着丰富的互联网技术资源,一端链接企业内部复杂的供应链管理系统,是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两大板块的天然连接通道,有望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国务院国资委综合局副局长袁雷峰充分肯定了央企电商联盟成立以来在融通互联、务实合作等方面的工作成绩,希望联盟及其成员单位要紧抓机遇、主动作为,落实“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在巩固现有成果的基础上,要着力增强市场主体活力、积极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不断畅通资源流动融合,在中央企业改革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联盟理事长单位、国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国网雄安金融科技集团)总经理闫华锋,联盟秘书长、国家电网公司互联网部副主任樊涛分别讲话,介绍了央企电商联盟工作成果和2019年重点工作安排。据介绍,央企电商联盟目前成员单位已达129家,实现了战略性行业全覆盖,各成员单位协同合作,在供应商联合议价、跨境电商、精准扶贫等方面取得突出成效,联盟成为国资国企电商行业凝聚合力、协同发展的重要纽带。2019年,联盟将打造统一平台,深化合作机制,强化资源共享,在标准制定、招标结果复用、智慧物流体系构建、跨境资源共享、商旅管理应用、支付体系建设、大数据公共服务平台、企业联合信用评价、网络信息安全保障、联盟区块链建设等十个领域重点发力,拓展联盟内部合作,强化内生动力,努力推动央企电商高质量协同发展。
  国网电商、欧冶云商、易派客三家联盟成员单位,分别就企业商旅应用、创新服务实践、打造“互联网+供应链”泛工业品电商平台进行创新成果展示。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发展部副主任、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魏颖发表题为“大数据助力数字经济创新与发展”的演讲,希望央企电商联盟以建立大数据公共服务平台为契机,加快推动央企电商行业数据与政府数据、互联网数据等多源数据的融合共享和开放应用,助力数字经济发展。
  下一步,央企电商联盟将不断强化职责担当,全面推进务实合作,打造共享共赢的协同合作平台,构建共生共荣的数字经济共同体,以电子商务赋能国资国企主业高质量创新发展,带动上下游产业协同融通发展,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 近年来,国内互联网市场竞争日趋白日化,互联网平台从巨头到寡头,互联网概念快速洗脑,深入平常百姓理念中。不限于国内一段时间以来,圈地东南亚俨然成为互联网电商国际化战略的桥头堡。将战火从国内烧到国外,除了资本的加持外,国内成熟的各种技术、商业理念等也正在加速东南亚数字经济的发展。
  东南亚电商尚处“蓝海”东南亚是当前全球中几个尚无互联网领导者的主要电子商务市场之一,其原因之一是拥有6.4亿人口分布在四个时区和11个国家,部分国家是由岛屿组成,存在交通等方面的困难。
  此外,东盟已经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经济总量接近2.6万亿美元。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30年,东盟的中产阶级将占人口总数的55%。
  根据 Google 和新加坡主权投资基金淡马锡联合发布的 2018 年东南亚数字经济年度报告分析,预计至2025年,东南亚的互联网经济规模将超过2400亿美元。其中,电子商务产业规模在2018年已经超过 230 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1000亿美元。
  有研究显示,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用户数量和平均每天使用互联网的时长,表现出该地区在互联网使用上具有充足的发展空间。
  在Lazada CEO皮尔·彭龙看来,东南亚电商市场还是一片蓝海,过去几年这一区域发展非常迅猛,Lazada成立七年来,见证了东南亚电商市场发展轨迹。自2015年以来,Lazada、Shopee和Tokopedia等3大电商平台的总规模增长了7倍以上,远远超过了该行业的其他参与者。
  
  2018年11月,腾讯与东南亚游戏发行公司SEA达成协议,腾讯将给予SEA旗下的竞舞娱乐(Garena)优先购买权,在印尼、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优先发布腾讯的移动和PC游戏。据悉,腾讯拥有SEA约30%的股份。后者不仅专注游戏业务,还在2015年推出了电商平台Shopee与Lazada形成了正面竞争。
  早在2015年11月京东就成立了京东印尼站,主要采用类似于国内的B2C模式,此后相继在泰国、越南完成战略布局。而百度瞄准了东南亚的消费支付,通过具有竞争力的支付便捷度和不错的汇率差,逐步渗透东南亚线下的支付业务,范围涵盖餐饮、超市、免税店、海外机场等几乎所有吃喝玩乐消费场景。
  不过对于Lazada来说,目前,东南亚的电子支付并没有形成集中化的市场,银行、通讯商、线下零售商,以及高频互联网应用都有自己的支付工具,这也是一个难题。在东南亚可以看到,支付宝正加速在东南亚布局。
  据电商聚合网站iPrice在2018年Q4统计的数据显示,该季度电脑端和移动端月均访问量最高的东南亚公司依次是Lazada(1.834亿)、Tokopedia(1.536亿)和Shopee(1.476亿)。
  “从2012年开始,Lazada就已经搭建了电商体系,在阿里巴巴控股之后,又进一步完善了物流、支付等方面。长期的积累将会是Lazada往后市场竞争中的优势所在。”印井表示。在聚集众多粉丝、红人后,电商成为一条不错的变现渠道。该公司在第三方电商平台上拥有并运营多家在线店铺,其中大部分以网红的私有品牌开设,通过在线销售自营产品获得营收。截至2018年12月31日,如涵共签约了113名网红,其中包括3位每年带货成交额超过1亿元的头部网红,以及7位每年带货成交额3000万元至1亿元的知名网红,共有1.484亿粉丝。
  如涵还将其网红与其他品牌商家联系起来,以推广其他品牌商家销售的产品或在社交网络上提供广告服务。目前,如涵已经与501个品牌和28个第三方网上商店合作,向消费者推广其品牌和产品。
  然而,网红电商并不好做。
  在KOL方面,培养网红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作。如涵拥有一个团队负责网红的选拔、培训与服务工作,成本投入巨大。此外,不同平台、特别是新平台的头部网红很可能无法被培养出来,只能以较高的价格签约,例如,走红的朴正义、温婉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加入如涵。
  如涵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的营收来源电商业务的交易量在近三年增速持续放缓,而净利润亏损却在增加。
  2017~2019这三个财年的前三个季度,如涵的营收分别为4.38亿元、7.51亿元和8.56亿元,其中2018、2019财年前三季度营收分别同比增长为71.5%和14.0%,增速明显地放缓。从2018年4月1日到12月31日,如涵9个月的净亏损为5750万元,较上年同期亏损额2613万元扩大1.2倍。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产品销售和营销费用、履行费用等项目的支出较多。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前9个月,如涵的履行费用为9951.7万元,同比增长39.33%;销售和营销费用为1.58亿元,同比增长41.34%。
  IPO后,冯敏持股为25.7%,拥有50.1%的投票权;孙雷持股12.8%,拥有26.4%的投票权;沈超持股为5.9%,拥有12.1%的投票权;张大奕持股13.2%,拥有2.7%的投票权;淘宝和君联资本持股为7.5%,拥有1.5%的投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