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中国“虎妈”式的家庭教育理念

时间:2019-05-04 09:37 作者:admin 点击:

   一时间,中英文化碰撞激烈,中英教育对比成为了热门话题,在两国都引起了强烈反响。
  这些争论也让在英国执教十余年的杨军开始思考。她将在国内外从教20多年的经验沉淀凝结,新著《追求卓越,殊途同归——中英教育比较实录》即将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近日,杨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如今,英国学校里已经掀起了学习中式教育经验的热潮。甚至连中国“虎妈”式的家庭教育理念,在英国也成了被效仿的对象。
  在杨军看来,当今这个时代,“铁饭碗”的概念已被推翻,不少学生毕业后走上社会就发现,所学专业的对口行业甚至已经消失。就教育而言,“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并不是要让孩子复制过去,而是应该让孩子们准备好面向未来。”所以,无论是中国老师还是英国老师,都需要更多反思现在的教育是否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应对未来社会的变革。”
  纪录片播放后,杨军受邀到不少国家进行演讲和参观。她深刻地感受到,在信息化浪潮下,各个国家的教学方式在互相借鉴中走向融合。科技的发展会让不同国家的教育模式越来越相似,最终殊途同归。“终其一生一个职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教育不是为人生做准备,它本身就应该是生命的一部分。”杨军说。 五一节前夕,闵行区教育系统劳模之家成立。刚满70岁的市劳模仇忠海自然成了这个新“家庭”的带头大哥。他动情地说:“劳动模范是终身荣誉,没有退休。劳模的社会责任始终推动着我,要为教育事业继续发挥余热。”纪录片中,五位来自中国大陆和英国的中国教师把“中式教育”理念植入了英国课堂。身着统一运动校服、做早操、举行升旗仪式、大班化教学等,一个月的时间里,50名英国初三学生与中式教育相遇,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一场教育实验就此展开。杨军就是五位中国教师中的一员,负责科学课教学。
  这部纪录片虽然只有三集,在网络上的播放量却达到上百万次。随之而来的,有不少评论、争议甚至质疑。有人说:“中式教育是‘填鸭式’、而英式教育是‘放羊式’,中式教育过时了。”也有人问:“中国老师严厉冷酷,教学方法难学到东西,学生分数虽高,但这真的意味着中式教育赢了吗?”
  “你像一颗钉子一样钉在讲台上一动不动,下面的学生学到了什么,你一概不知……”“在英国教书对我而言是巨大的挑战,不仅是语言层面的挑战,更多是文化上的冲突。”杨军说。
  让她特别难忘的是2015年7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正在做家务的杨军,听到了电视里传来了自己的“怒吼”:“菲比,请你集中注意力!”。看着屏幕里的自己,杨军差点没敢认。她没想到,将中式教育理念搬到英国课堂里,课堂纪律竟然成了最让老师头疼的事情。在这所英国最好的公办学校里,扯着嗓子维护课堂纪律的杨军喊哑了喉咙,也没能换来学生们的安静。
  实际上,在英国,想要成为一名教师并没有想象中简单。2001年,为了考取英国的教师资格证书,杨军在英国萨里的一所大学接受了为期三个月的培训,“考试失败”是杨军时常要面对的结果。
  “你觉得自己表现如何?”“我觉得我讲得非常好,准备很充分,板书也写得很工整……”在授课展示环节,原本信心满满的杨军却遭到英国老师直言不讳地批评: “你像一颗钉子一样钉在讲台上一动不动,下面的学生学到了什么,你一概不知,因为你与学生之间没有任何的互动。”英国教育注重在课堂里提升学生的“软实力”,即学生的综合素养、批判性思维、自信心等。而从小成长于中式教育环境下的杨军,要一下子转变教学方式方法,并不容易。
  英国的学校提倡“以学生为中心”,特别关注“学生学到了什么”,而不是“老师教了什么”。优秀的课堂教学,不仅包含高水平的专业知识和教学技巧,还要照顾到不同学生的学习能力,如果学生的学习效果不理想,教师往往需要改变教学策略和方法。
  按照杨军原本的想法,在科学课上,老师的主要任务就是用语言讲述实验过程,并在黑板上写下实验公式,这可以最大限度地提升教学效率。然而在英国教育里,学生必须成为科学课上的主角——老师只负责布置任务,至于设计实验步骤、探寻实验方法、寻找实验路径等,都需要学生自己解决。
  “既要培养学生的综合实力,又要生动有趣。”为了适应英国的教学方法,杨军在课堂上只好拿起烧杯和溶剂,操作一个又一个实验。“在对待孩子教育这件事上,中英两国家长仿佛跷跷板的两端——中国家长参与过多,英国家长参与太少。”
  “杨老师,你能不能推荐一些英国学生使用的习题集给我,我让孩子也刷一刷英国的试题。”如今,杨军已经在英国积累了10年教学经验,包括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但是,对于不少中国家长开口向她提出的“刷题”请求,杨军一度觉得“不可思议”。
  在她看来,学校的目标是教会孩子如何做人,育人过程不仅包含传递知识,还要培养孩子的技能和能力。“刷题并不是主要的学习方法。试题做对了,就代表达成教育目标了吗?”在英国,老师们并不关注学生最终给出了怎样的答案,而是在寻找答案过程中的表现以及为什么是这个答案。
  “中英两国家长在对待孩子教育这件事上,仿佛跷跷板的两个极端——中国家长参与过多,英国家长参与太少。”中国的父母把孩子当作自己的作品,希望通过养育孩子,来实现自己年轻时的梦想。杨军说,她自己也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念在中国家长心中根深蒂固。因此,杨军的父亲坚持让她选择学习理科。“如果没有父亲的建议,我可能就学文科了。不过如果当初没有学理科,我也不可能在英国成为一名教师。”
  相比之下,英国的父母从不对孩子开展“大人式的说教”,而是与孩子做朋友、更愿意尊重孩子的想法。孩子遇到困难时会向父母求助,父母会给予适当的建议。“至于学习成绩,英国家长都认为,教会孩子学习是老师的任务,如果孩子成绩不理想,那多半都是老师和学校的责任。”杨军说。
  “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并不是要让孩子复制过去,而是应该让孩子们准备好面向未来。”
  纪录片 《我们的孩子足够坚强吗?中式学校》的结尾让人难忘:中式教育在英国课堂上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50名学生的数学、普通话和科学课的成绩均高于英式教育的学生。“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哪一种教育理念更先进,而是让两国教育者都进一步思考,如何通过交流让教育方式取长补短。”杨军说。
  一位与共和国同龄的老教育工作者,他把一生的情怀始终倾注在这片他深深挚爱着的教育园地里。享有“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市教育功臣”等荣誉的仇忠海,最乐意同学、家长和老师们叫他一声“海哥”。在七宝、在闵行,“海哥”就是一个传奇,是一位公认的勇于教育改革的闯将。
  都说仇校长和学生的关系很“铁”、很哥儿们。这在七宝中学人尽皆知。他说:“听说有的学校高考一结束就有学生以集体撕书、烧书的形式,发泄对高中生活的愤懑。但在我们七宝中学,除了教给学生知识、能力和做人道理,还要让大家开心。如果学生连母校也不喜欢、连老师也讨厌,这怎么能说明学校教育是成功的呢?”
  1994年,仇忠海就任七宝中学校长。20多年间,他带领学校从低谷走向优秀,从优秀迈向卓越。在师生们眼里,他不是位只会抓升学率的校长,而是一位充满人文情怀的校长。人文教育见长,更成为七宝中学一张响亮的名片。仇校长倡议全校每年要有一个狂欢节。在这个节日里,他“身先士卒”。2008年的佐罗造型、2009年的功夫熊猫造型、2010年的灰太狼造型、2011年的古人造型、2012年的魔术师造型、2013年的鸟叔造型、2014年的猫王造型、2015年又装扮成学生造型,在狂欢节里,海哥就是同学们快乐成长的最佳偶像。
  “我就是农村出来的,以前,闵行的前身上海县,不就是个农村吗?”1984年,仇忠海担任闵行区塘湾中学校长,短短几年时间,便将这所薄弱农村完全中学带上了区域品牌中学的行列。1988年,仇忠海调任友爱实验中学校长,他锐意革新,走出了一条农村教育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的特色之路,在全国产生了广泛影响。2014年9月,由七宝中学和美国纽约市德怀特学校合作举办的上海七宝德怀特高级中学开学。这是在中国教育部备案的上海第一所独立设置的中外合作高中,也是中国第一所独立设置的中美合作高中,打破了上海普通高中阶段没有中外合作举办学校的格局。仇忠海出任该校理事长,由此,也将临近退休的他又推上了国际化办学的新路。
  “现在我退下来了,也只是德怀特高中的一个顾问。我们七宝集团里还有18所学校,我每周兜一所学校,看看我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市里还让我带教各区的一批校长,我就是起个传帮带作用吧。去年我带的9名校长,其中有7名评上了特级校长,这其实都是他们努力的结果。”仇校长说。
  退休后的仇忠海,突然变得更吃香了。财力雄厚的大投资公司找他,国内有名的培训机构找他,名牌高校的教育集团找他,都是看中“仇忠海”这个金字招牌。还有老板揣着远远高出市场价的年薪合同对他说:“你来办个新学校,只要挂个名就行,什么事都可以不做。”但这些邀请都被仇忠海婉拒了。“我这辈子就是为老百姓打工的,该有的荣誉都有了。对于七宝中学、文来初中以及我工作过的每一所学校,都已经是血浓于水的情感,这就是我终身要守望的热土。”他说,“我当校长30多年,一直面对‘义’和‘利’的选择。但我特别自豪的是,自己坚持了一个教育工作者的本色。我愿意向‘教育家’这个方向努力。所以,我的字典里没有‘退休’二字。”
  熟悉仇校长的人都说,他是位“善人”,对学生善,对老师善。有一个数据在上海乃至在全国,或许在全世界都可能是“绝无仅有”的。“七宝中学及我们承办的文来中学共有500多位教职工,其中有54对校内夫妻。”仇校长说,就是这108位教职工,他们的思想工作一点不用他这个校长兼党委书记去操心,因为他们把一家一当都“押”给了学校,学校发展了,他们的小家庭也才有发展,所以,这些夫妻教工都十分敬业爱岗。这是学校的佳话,也是仇校长治校的高超艺术。
  是仇校长提议,把学校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当成“爱生节”。他说:“让每一个学生都得到关爱,这才是老师们所能收获的最大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