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王思聪在微博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

时间:2019-04-27 09:55 作者:admin 点击:

   据了解,此番夺冠也将使得IG成为赛区第四支走上MSI(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季中邀请赛舞台的队伍。有粉丝向记者表示,至此,2019年MSI五大赛区代表尘埃落定,属于LPL的新赛季卫冕之路将正式开始。
  事实上,就在IG战队夺冠当晚,相关话题就迅速登顶新浪热搜,而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王思聪的名字。
  追根溯源,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8月份,王思聪在微博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当月其收购彼时国内一线的电竞俱乐部CCM,正式组建IG俱乐部。
  天眼查平台信息显示,2009年王思聪成立普思资本,此后几年内先后投资多家游戏产业公司,包括钛度科技、创梦天地、刺猬电竞、莉莉丝游戏、游戏创客营、英雄互娱、17 Media、ImbaTV、网鱼网咖、云游控股等。 据其介绍,很多电竞选手在退役后仍从事着相关产业的工作,包括自己创办战队、经营电竞平台、做游戏主播、担任教练或赛事解说等。“大的俱乐部相对好一些,但对于一些小俱乐部的职业选手来说,退役之后还是面临着很多现实的问题”。
  而上述从业者则提到,客观来看,一方面,监管层面在将电竞向大众群体进行传播的态度上还较为谨慎,需要区别“电竞”与“游戏”的定位,“虽然从业者都知道‘电竞’与‘游戏’是不能划等号的,但对于很多青少年和圈外人来说,这种界限并不那么明确,也容易被误解和误导”。另一方面,虽然电竞概念红极一时,但行业的变现模式仍在摸索过程中。WCG创立于2000年,是电竞历史前期最宏大、也最重要的全球电竞赛事,被称为“电子竞技奥运会”。该项赛事持续举办了13年之久,对80、90年代的电竞爱好者而言具有无与伦比的历史地位,其规模之大,影响范围之广是史无前例的。
  在WCG举办的十数年间,围绕魔兽争霸3、星际争霸、星际争霸2等暴雪主流游戏项目产生了无数精彩比拼,也诞生了中国第一批影响力巨大的电竞明星选手—— SKY、INFI、TH000、TED等魔兽争霸选手是其中翘楚。人族选手“SKY李晓峰”在2005年、2006年连续夺得WCG世界总决赛冠军,成为卫冕第一人,被称为人皇SKY,李晓峰也因为这些荣誉成为电竞圈“老大哥”级别的人物。
  自WCG2014年宣布停办后,再也没有这样类型广泛、包含多项竞技游戏的全球电竞赛事出现可与其相提并论。另一边,以DOTA2项目的TI赛事、LOL项目为代表的S赛事等厂商主办的单项目世界大赛崛起,成为迄今为止电竞赛事的主流。
  WCG2019宣布重启之日,对于无数的中国电竞粉丝来说无疑是个值得庆祝的时刻。WCG所蕴含的影响力远远大于奖金,毕竟这项赛事可谓见证了电竞行业的诞生和壮大,背后的情怀很难用数字来估计。
  只是欣喜之余,不由得让人想起WCG之所以停办的原因。为何多项目的世界级电竞赛事并未随着电竞市场的壮大而持续发展,而是倒在了2014年这个节骨眼上?
  电竞“奥运会”为何停办?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要分析WCG停办的原因,其实就是在纵观电竞赛事发展的历史。早期与WCG合称世界三大电子竞技赛事的还有ESWC(电子竞技世界杯)和CPL(职业电子竞技联盟),但他们都先后经历了停办危机,赛事易主之后也失去了曾经的光环。说到停办危机的原因,归根到底还是一个“钱”字——
  2008年3月14日CPL正式宣布因为财政问题停止运营;2006年-2008年多次出现拖欠奖金的ESWC运营公司在2018年宣告破产。WCG在2014年宣布停办时,也有众多消息表示与赞助商三星撤资直接相关。
  不难看出,即使是WCG这样的顶级赛事,在当时的经营也非常脆弱。甚至可以说WCG之所以能持续举办13年,正是因为背后赞助商三星的强大实力背书,才没有像另外两大赛事那样闹得不欢而散。
  在WCG停办后银川宣布主办WCA比赛继承WCG的衣钵,当时银川市市长马力表示:“WCG一直依靠三星,但也有终结的一天。WECG的路子还是找赞助商,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WCA将开创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目标是做到自负盈亏,这样才能持续发展。”但从WCA举办现场的拮据来看,其政府赞助模式也未能达成好的效果。 电竞是块“大蛋糕”。艾瑞咨询与华体电竞2018年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指出,尽管目前电竞生态市场仅是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的一小部分,但是其占比在逐年增长,预计2019年将会达到138亿元的规模。
  “你做好了电竞,你拥抱了电竞人群,自然能够在电竞里挖到金子。”华体电竞副总经理张勇说:“电竞很火,市场也很大,泛电竞产业发展到了2亿人口、上千亿的产业规模,却没有一分钱是国家直接投资的,这是一个是完全‘野生’的产业。但国资做电竞不是来收割的,国资做电竞的这个调调要跟喜欢电竞的年轻人的调调相符合、相统一。”
  电竞+地产,华体入局电竞的第一步如何做电竞?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腾讯的LPL、KPL,阿里的WESG,网易的NeXT,从电竞赛事入手是这些互联网巨头给我们的答案,滔博成立TOP俱乐部,李宁收购SNAKE,常奥体育收购Hero久竞,又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传统的体育怎么做电竞,传统的项目怎么做电竞?这是我们一直思考的问题。”2016年华体集团成立华体电竞,依托于总局和华体集团的优势资源,主攻电子竞技场馆和休闲体育跨界融合,一手建设电子竞技场馆,一手做休闲体育综合体。“电竞不能独立存在,电竞馆不能独立存在,靠电竞本身是不能挣钱的,靠电竞馆本身也是不能挣钱的,所以我们提出了跨界合作。”
  以电子竞技为主做休闲体育综合体,将电子竞技和汽摩运动等相结合,是华体电竞给出的回答。
  国资做电竞 责任在引领2017年,鸟巢体育场承办了英雄联盟S7总决赛,现场出现近四万观众的盛况,让我们再一次领略到了电竞的风采。而相比之下比较尴尬的是,作为为数不多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电竞赛事,却没有真正属于自己项目的比赛场地。
  “什么是电竞馆?电竞馆该如何打造?到目前为止,在中国甚至国际上都没有专业级的电竞场馆标准。”华体电竞董事长徐铭说。
  2017年华体电竞牵头成立了中国体育场馆下属的电子分会,并于去年推出了全国第一份电子竞技场馆的建设标准。张勇说:“这个标准是行业首个电竞场馆标准,我们希望这个标准能够引导整个产业规范的往前走。”
  秉持服务态度做好电竞生态整合者据了解,2018年8月,由华体电竞牵头组建的中国服务贸易协会数字娱乐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将在集聚行业资源,搭建产业协同平台,建立政企纽带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竞说非常》系列沙龙创始于2018年。“竞说非常”是电竞行业高端品牌沙龙活动,由中国服务贸易协会主办,中国服务贸易协会数字娱乐专业委员会、华体电竞和体育大生意联合承办。
  沙龙以“电竞+”为主题,涵盖电子竞技、数字娱乐、休闲体育、智力运动、教育培训等领域,融合电竞及相关行业头部资源,突出社交属性,打造新型体育产业高端交流合作圈层。
  “竞说非常”每月在北京举办一期,定向邀请20位嘉宾,追踪行业动态,探讨热点话题,分享经验心得,对接合作资源,拓展产业空间。目前已成功举办5期,近100家主管部门、企业代表等参会,包括国家体育总局、工信部、游戏工委、华为、联通、李宁、咪咕、普华永道、尼尔森、华体集团、首钢体育、华奥电竞、完美世界、国美资本、腾讯互娱、京东电竞、工人体育场、鸟巢、RNG电竞俱乐部、新浪乐居、体育之窗等。
  张勇说:“近两年的电竞生态和之前以纯游戏为主的电竞生态已经完全不同。从整个电竞生态来看,电竞教育、电竞人才培养这些新兴的细分市场的出现,对电竞行业是有利的。我们要在此基础上去做一些引导和服务,去做一些有利于整个电竞行业发展的事情。”
  据今年3月媒体报道,到2020年我国电竞行业全产业链产值预计将达到211亿元,但现阶段我国电竞从业者仅为5万人左右,明年缺口将达到50万人。
  “电子竞技人才有多少,他们的收入情况,男女比例情况,他们的职业分布、学历教育什么情况,目前来说没有一个统一的平台和出口。华体电竞计划今年在电子竞技分会的基础上筹建全国第一家电子竞技人才数据库。”张勇表示。
  通过人才数据库的建立,搭建起高校、企业、协会之间沟通的桥梁,解决当下所存在的政策信息不畅通,专业就业不匹配,行业发展人才缺口大的问题,发挥国内电竞人才优势资源,满足行业对电竞人才的迫切需求。
  张勇介绍,今年华体电竞承办了2019京交会电子竞技板块。在5月即将开幕的2019京交会电子竞技板块,包括了2019ESCC中国电竞场馆联赛、中国(北京)电竞生态展、中国电竞产业大会和中国电竞行业交流晚宴等行业活动。届时,中国电竞产业大会还将发布《2019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随着IG战队在4月21日一举拿下2019年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春季总决赛的冠军,围绕着电竞行业及IG战队背后投资者王思聪的讨论,再次成为焦点。
  事实上,业界普遍认为,在经历过体系混乱、薪酬水平低、设备混杂等诸多状况后,眼下的电竞产业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而伴随着多次赛事夺冠所加持的曝光度,国内电竞或将迎来新的发展局面。
  但也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国内电竞产业是否自此步入飞速发展的黄金时代,仍要画一个问号。在他看来,随着市场渐成规模、热度提升,已有多方资本入场“分享蛋糕”,但相关俱乐部、电竞概念股的变现之路,仍道阻且长,可能等不到春天就退出了。
  王思聪的电竞之路自去年年底以3:0的成绩拿下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统称“S8”)冠军后,IG战队一跃成为电竞行业的焦点及希望所在。彼时有粉丝私下向记者表示,S8的胜利,意味着苦等7年之后,中国大陆赛区LPL迎来了第一个世界冠军。
  而承接此前的热度,4月21日消息,日前IG战队在LPL春季赛决赛上,再次以3:0的成绩战胜JDG战队,捧起了队史上首座联赛奖杯,也成为LPL的第七个冠军。
  
  据相关从业者介绍,国内电竞市场规模主要包括电竞游戏收入(游戏用户付费)、电竞衍生收入(俱乐部、 直播平台等)、电竞赛事收入(门票、周边、赞助等)。
  以此来看,普思资本的投资版图基本覆盖了电竞全产业链,包括游戏直播社交、网吧经营、游戏开发运营、电竞赛事资讯、游戏创业孵化、电竞装备研发生产等。同时,资料显示,2015年王思聪成立电竞游戏直播服务平台熊猫TV,在两年时间内完成了四轮融资。
  多方资本入局
  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在走过体系混乱、薪酬水平低、设备混杂等诸多状况后,目前来看,国内电竞产业已经呈现出四大趋势:游戏移动化、赞助多元化、赛事职业化及俱乐部资产化。
  据鲸准数据《2018电竞产业报告》显示,国内电竞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354亿元逐步攀升,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市场规模分别达到526亿元、766亿元、972.7亿元,预计在2019年突破千亿元大关。
  与此同时,2003年11月份,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发布的《2016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显示,2016年国内影响力较大的赛事共计94个,增幅明显,游戏直播用户规模突破1亿。
  在此背景下,多方资本纷纷入局。据记者不完全统计, 2017年初,苏宁投资TBG俱乐部,更名为SNG战队;2017年5月份,京东投资成立电竞运营子公司,收购原LPL队伍QG战队与LSPL(英雄联盟甲级联赛)队伍NON;2017年12月份,B站组建BLG战队,今年10月份成立电竞公司;2018年3月份,新浪正式成立微博电子竞技俱乐部。
  “现如今行业已逐步过渡到‘职业化的电竞公司’”,有电竞从业人员向记者介绍,一个俱乐部背后,涵盖了赛训、商务、品牌、行政等多个部门,“各司其职、分工明确”。
  行业发展仍存短板“资本的青睐和主流媒体的认可值得我们开心,但电竞未来的路,显然没有那么平坦”,有已退役的电竞选手私下向记者表示,从选手角度而言,电竞行业人员更迭迅速、职业选手黄金时期非常短暂等问题,是不得不直视的现状。
  “电竞和游戏是不一样的,电竞是体育运动,讲求输赢,不是消遣”,他提到,“打不出成绩,真的就是在荒废时间,这是非常现实的,没有平衡点”。与此同时,鉴于电竞本身对选手天赋、身体机能、反应能力、协调度的极高要求,“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25岁以上就已经宣告黄金期结束了”。
  “每个人可能都认可电竞是有潜力的产业,但真正的落地显然没有那么容易”,不过她也向记者表示,哪怕电竞产业的未来“道阻且长”,它同样值得期待。